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

代表人物:袁安、袁绍、袁术 出身于汝南袁氏的袁绍、袁术兄弟,曾经是汉末绝对的主角。他们主导了诛杀宦官、讨伐董卓两场乱世开幕大戏,一个鹰扬河朔,一个雄踞淮南。连后来魏蜀吴三国的奠基者…

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

代表人物:袁安、袁绍、袁术
出身于汝南袁氏的袁绍、袁术兄弟,曾经是汉末绝对的主角。他们主导了诛杀宦官、讨伐董卓两场乱世开幕大戏,一个鹰扬河朔,一个雄踞淮南。连后来魏蜀吴三国的奠基者曹操、刘备和孙坚、孙策,都曾是他们的附庸。当汉室日薄西山之时,山河表里,九五之尊,袁氏兄弟似乎已经唾手可得。
可为什么,最后的天下不姓袁,而姓了曹、刘、孙?在汝南袁氏这个家族巨轮沉没的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超一流家族
如果给东汉末年的家族评个级别,可能会是这样的:一流家族,如颍川荀氏,乃官宦世家,家学渊源,海内知名;二流家族,如吴郡陆氏,宗族繁盛,为一方豪强;三流家族,如沛国曹氏,声望较低,只能依靠攀附权贵跻身仕途。至于孙坚、刘备,出身于寒门,根本不入流。然而有两个家族不在此列,即汝南袁氏、弘农杨氏,因为它们是处在巅峰地位的超一流家族。

图片[1]-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汝南袁氏世系图

什么是超一流家族?有两个标准:四世三公、门生故吏遍天下。放眼汉末,也只有这两个家族够格。
四世三公,就是连续四代人都坐到“三公”之位。“三公”是两汉公卿之首,自东汉光武帝建武二十七年形成司徒、司空、太尉的固定配置。能够位列“三公”,可谓人臣之极。汝南袁氏从袁安开始,连续四代有五人跻身“三公”之列。两汉选官实行察举制与征辟制并行。“三公”拥有征辟权,可以绕过州郡官员的察举考核,直接将优秀人才纳入公务员队伍中,这让“三公”成为不少帝国高级官僚的提拔者和引路人,形成师生之谊。因此“四世三公”自然形成了“门生故吏遍天下”的景象。强大的家族,催生了庞大的人脉网络。
汝南袁氏初祖为汉平帝时袁良。袁良师从大儒孟喜,以孟氏《易经》为其传家之学,举明经为太子舍人。其孙袁安,承继家学,安贫乐道。有一日,洛阳遭受暴雪袭击,洛阳令巡查灾情,看到许多人家自发扫雪清路,出门乞食,而袁安家几乎被大雪掩埋。洛阳令以为袁安已死,让人扒开雪打开门,发现他躺在屋里冻僵了,但还有气息。洛阳令问他为什么不出门求助,袁安回答:“大雪天大家都遭灾受饿,我不能再去麻烦别人。”洛阳令被他的气节所感动,于是举他为孝廉,这就是袁安困雪的故事。
袁安步入官场,于汉明帝时任楚郡太守。当地刚经历楚王刘英的谋逆案,办案人员为了邀功,将案件扩大化,牵连了数千人。袁安到郡后连办公室都没进,直接去大牢里调查案子,清理出一大批冤假错案,上奏朝廷后,救出无罪者四百余家。一年后他调任京哉担任河南尹,政令严明,但从没有因贿赂罪抓捕过人。他常说:“出来当官的,哪个不是想当宰相、牧守,我不忍心在盛世禁锢人才。”许多人听了后非常感动。袁安在职十年,“京师肃然,名重朝廷”。
章帝年间,袁安相继担任太仆、司空、司徒。和帝年间,袁安不畏权贵,弹幼当权外戚窦宪兄弟,为时人称颂。袁安历事三朝,到了晚年,他已经从天子幼弱、外戚擅权之间察觉到汉室走向衰微的迹象,因此他每次与大臣讨论朝政,“未尝不噫呜流涕”。
袁安去世后不久,窦宪即倒台,汉和帝亲政。为了追念袁安当年反抗窦氏的功勋,汉和帝对其诸子大加册封,袁氏一门荣达。长子袁裳官至车骑都尉,次子袁京官至蜀郡太守,三子袁敞官至司空。袁京之子袁汤,桓帝时任太尉,封安国亭侯。袁汤有三子:袁成、袁逢、袁隗。袁成官至左中郎将,袁逢与袁隗在灵帝一朝皆身居“三公”,袁隗还娶了经学大师马融之女,汝南袁氏可谓通吃政界与学术圈。但在外戚、宦官互相倾轧的灵帝年间,袁氏兄弟不仅没有像他们祖先袁安那样尽忠职守、激浊扬清,反而为了保全家族的荣华富贵,屈身依附外戚和宦官。

图片[2]-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袁成与外戚梁冀私交甚厚,梁冀对他言听计从。京师洛阳甚至流传着一句民谚:“事不谐,问文开。”文开是袁成的字,这话意思是有什么事情摆不平了,就去找袁成。梁冀是有名的“跋扈将军”,鸡杀汉质帝,迫害名臣李固、杜乔,臭名昭著,袁成作为他的密友,可见也没少干坏事。梁冀倒台后,袁氏兄弟又转而投向宦官一方。中常侍袁赦是汝南袁氏的宗族成员,深得皇帝宠信,于是他与袁逢、袁魂结交,将其作为他在宫外的宗亲势力。因此,两次“党锢之祸”让众多世家大族、清流名士家破人亡,汝南袁氏反而“贵宠于世,富奢甚,不与它公族同”,成为政坛“不倒翁”。

取祸之策
袁绍,字本初,为袁逢庶子。因袁成早卒,故而袁逢将袁绍过继其兄为嗣。袁术,字公路,为袁逢嫡子。因此,在血缘关系上,袁绍与袁术为同父异母兄弟;在宗法关系上,袁绍与袁术为堂兄弟。
据公孙瓒讨袁绍檄文说:“春秋之义,子以母贵。绍母亲为婢使,绍实微贱,不可以为人后。”袁绍虽然生母微贱,却天赋异禀,从小就仪表堂堂,英俊潇洒,爱广交朋友,早早就成为青年领袖般的人物。由于家庭背景显赫,想要投其门下做宾客的人络绎不绝,甚至来他家的车辆排起了长龙,造成帝都洛阳城严重交通拥堵。而袁绍交友有门槛,“非海内知名不得相见”,他的友人都是张邈、何颙、伍孚、许攸这样的社会名流。
天子脚下,如此高调地行事,不免引起当权宦官集团的反感。宦官头子赵忠就曾放话:“袁本初制造声望,养了一大批死士在家里,这小子到底想要干什么?”
他叔父袁隗时任太傅,听了赵忠这话,十分担心袁绍给家族惹祸,便对袁绍一通指责。但袁绍根本不听。
黄巾起义爆发,灵帝解除党禁,授予大将军何进征讨之权,宦官的权力受到一定程度的限制,这也为袁绍带来了良机。袁绍进入何进幕府担任缘属。何进出身屠户之家,也需要袁绍这样的名门子弟以提升他的威望,于是握升袁绍为虎责中郎将。
各地叛乱层出不穷,灵帝极其缺乏安全感,遂于中平五年(188)八月设立西园八校尉,负责保卫皇宫。八校尉的安排是这样的:小黄门蹇硕为上军校尉,虎责中郎将袁绍为中军校尉,屯骑校尉鲍鸿为下军校尉,议郎曹操为典军校尉,赵融为助军左校尉,冯芳为助军右校尉,谏议大夫夏牟为左校尉,淳于琼为右校尉。八校尉所统领的西园军俱受蹇硕节制。
这个人事安排很有问题:统领西园军的蹇硕是宦官,但其余校尉大多为世家公卿子弟;袁绍对宦官恨之入骨,曹操则在担任洛阳北部尉时棒杀过蹇硕的叔父,况且他俩都是何进的人。表面上看来,这是平衡两大派系,实际上却酝酿着不稳定的因素。
果然,新一轮外戚与宦官之争爆发了,其导火索就是汉灵帝的立嗣问题。汉灵帝长子刘辩,为何进之妹何皇后所生,是外戚势力力保的太子。汉灵帝次子刘协,为王美人所生,王美人被何皇后妒忌害死,刘协由董太后抚养。这婆媳俩本来就势如水火,董太后于是与宦官集团联盟,意欲废长立幼。

图片[3]-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汉灵帝剧照

汉灵帝在生前没有处理好立嗣问题,年仅三十三岁便去世了。两大集团立即爆发第一次交火,塞硕谋除何进,扶刘协即位,但事机泄露,反被何进先下手。何进率领禁军杀蹇硕、董太后及其侄骠骑将军董重,扶刘辩即位。这一局,外戚赢。
此时袁绍已担任司隶校尉,为何进的心腹,他认为,当年汉灵帝刚即位时外戚窦武谋诛宦官,就因为事泄被宦官所害。而现在何进以国舅之身掌握大权,部曲将吏都是人中俊杰,不如趁此时机,永除后患。
何进也同意袁绍的意见,开始着手策划。但没想到的是,已身为太后的何进之妹却站在了宦官的一边。她认为宦官统领禁省是汉代多年来的规矩,现在新皇刚即位,杀个蹇硕就够了,没必要斩尽杀绝。何进后母舞阳君与何进之弟何苗,因为收受了宦官的贿赂,也为宦官求情。何进一时无法违抗太后旨意,局势陷入了僵持。
就在此时,袁绍给何进出了个昏招,建议他征召领兵的地方将领们提兵向京城,制造压力,胁迫何太后同意诛杀宦官。何进觉得袁绍的计策有理,便部署力量对何太后形成逼宫态势。从婆媳之争,到兄妹之争,皇家的内斗大戏越玩越过火。就在何进调兵之际,宦官抢占先机。以张让、段佳为首的宦官伪造太后诏书,将何进骗进宫门,乱刀砍死于嘉德殿前。袁绍得报大惊,立即统帅何进旧部围攻皇宫,展开报复。其弟袁术当时担任河南尹、虎责中郎将,亦率众火烧南宫九龙门及东西宫。一场混战之后,宦官尽被诛灭,死者两千余人,许多没长胡须的人都被误认为宦官而遭杀害。
这一局,外戚和宦官两败俱伤,前将军董卓进京窃取了权力。袁绍必须为自己愚蠢的计策付出代价。

讨董联军
帝都洛阳,朝堂之上,董卓召集群臣,商议废少帝,立陈留王刘协。
袁绍第一个表示反对,他当面叫板董卓:“当今圣上年纪正好,又没有做什么错事,公然违背礼法废嫡立庶,恐怕难以服众吧!”
董卓手握宝剑呵斥他:“你这小子,天下大事还不是我说了算,我想干的事谁敢不从命!”袁绍回应了一句掷地有声的话:“天下健者,岂唯董公!”意思是这天下有能耐的人,难道就你董卓一个吗?说完横刀作了个揖,离京城而去。
这一场硝烟味浓郁的较量中,董卓与袁绍都在互相试探,结果是双方都做出了克制。董卓知道袁绍背后有“四世三公”的庞大家族,不敢轻易加害。而袁绍知道董卓手上有凶狠彪悍的西凉军,也只限于当庭辩驳,不敢有所行动。
事实上,袁绍对董卓的畏惧更多。早在董卓进京之初,骑都尉鲍信就劝袁绍趁董卓军马劳顿,一网打尽。当时何进兄弟皆死于洛阳之乱,禁军统领权在袁绍手中,他完全有能力将董卓乱政扼杀在摇篮里。结果袁绍犹豫不决,错失大好时机。

图片[4]-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讨董联军线路图

袁绍这个人,性格上最大的缺陷就是好谋无断,因此他的人生注定是一路给自己挖坑,一路被动地填坑。诛灭宦官,他挖了个大坑,把董卓招进来了;董卓进京,他又挖了个坑,让董卓坐大。看到已经难以在京城内斗过董卓,袁绍选择离开京城,到地方上寻求力量。
袁绍的离京,看似意气用事,实则是有计划地出走。有两人在京城里配合他唱双簧,那就是侍中周毖、城门校尉伍琼。此二人对董卓说,袁氏家族树恩四世,门生故吏遍天下,如果广招豪杰起兵讨伐,崤山以东的地盘就不是董卓能掌握的了。他们建议,不如卖袁绍个人情,封他个郡守,如此,他便会感恩戴德,外患自解。董卓被这么一忽悠,还真的派人封袁绍为渤海太守。此后,董卓又在周忠、伍琼的建议下,将韩馥、刘岱、孔伷、张咨、张邈等人一一授官,赴地方担任州牧或郡守。这些人一到任,基本上都拉起了反董卓的大旗。董卓察觉被欺骗,遂将周毖和伍琼杀害。
付出了牺牲两个朋友的代价,袁绍和他的盟友们获得了州郡掌兵之权,一场声势浩大的讨伐董卓之战便徐徐揭开帷幕。
如果说黄巾起义只是揭开了乱世的冰山一角,那么讨董之战才是汉末乱世真正的开篇。自此以后,朝廷对地方彻底失去控制,各州牧、郡守都能够自己募兵领兵、任命官吏、征收税赋。军阀割据,天下大乱。
根据各镇诸侯所在方位,讨董联军基本形成了四个集团军:袁绍、王匡进驻河内,负责洛阳北面的战线,韩馥屯驻邺城提供后勤保障,张杨屯驻漳水以作策应;刘岱、张邈、张超、桥瑁、袁遗、鲍信、曹操等部集合于瓷州与司隶交界的酸枣,负责正东方向的战线,并在这里举行了会盟仪式;孔伷驻军颍川,在洛阳东南方向形成威胁;袁术驻屯洛阳正南方向的鲁阳,以孙坚为主力从南翼发起进攻。
这四个集团军,基本形成了对洛阳的半包围,其中成员,多数与袁绍有密切的私人关系。如韩馥是袁氏提拔的故吏,张邈是袁绍的奔走之友,王匡和鲍信与袁绍同为何进属下,山阳太守袁遗则是袁绍的堂兄。讨董联军将领中,汝南袁氏成员就占了三人。袁绍作为盟主,又一次站在了历史的激流浪头。
不过,关东联军战绩如何呢?
很可惜,败多胜少。董卓进军河阳津,首先击败了王匡部队。紧接着在南线,董卓部将徐荣于梁县击败了孙坚。后来曹操主动出击,在荥阳又被徐荣击败,损兵折将,他自己也险些丧命。而袁绍、袁术作为盟军的核心人物,却始终作壁上观,踌踏不前,没有参与任何一场正面作战。最终唯有重整旗鼓的孙坚获胜,一路打入洛阳,而董卓早已移驾西迁,百年帝都化为一片废墟。董卓临走前,为了对袁氏兄弟的反叛进行报复,屠杀了留在洛阳的袁氏族人五十余口,袁绍叔父太傅袁隗、兄弟太仆袁基皆死于此难。

图片[5]-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军阀混战图

即便付出了族人被屠杀的代价,董卓暴政仍在,天子尚未救出,袁氏兄弟的义军使命并没有完成。但各怀异心的诸侯们早已没了斗志,“日置酒高会,不图进取”。
接下来,正如曹操《蒿里行》一诗所写的那样:“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戒。”昔日的盟友们撕破脸皮,开打了。

兄弟阋墙
从初平二年(191)讨董联军解散,到建安五年(200)官渡之战,中原大地上延续了长达十年的军阀混战。数十个州牧、郡守、将军参与到这场权力的争夺游戏里,杀得人仰马翻、鸡犬不宁、土地荒芜、人口锐减。
联军的破裂和互相攻伐,与袁氏兄弟的同室操戈不无关联。
袁氏兄弟曾经有过非常亲密的合作:在何进横死后,袁绍与袁术并力诛杀宦官,为帝国除一毒瘤;在讨董联军兴起时,袁绍在北,袁术在南,对洛阳形成了强大的威慑,迫使董卓西迁。如果兄弟俩能够像当年刘縯、刘秀兄弟那样齐心协力,扫荡群雄,未必不能开创一片新天地,甚至缔造一个属于袁氏的新帝国。
可是这兄弟二人,在联军讨董之时关系就已经崩掉了。
当时,董卓劫持汉献帝西走,关东联军又无力追击,所以袁绍提出了一个方案——由于汉献帝是董卓另立的,干脆不承认他,在刘姓宗室里选德高望重者—幽州牧刘虞,另立为帝。此举得到了冀州牧韩馥的支持。袁绍满以为袁术肯定与他同心,于是写信给袁术,信中说汉献帝“为贼臣所立,又不识母氏所出”,袁氏一族被屠戳后,已经无法“北面事君”,号召袁术一起“东立圣君,太平可冀”。
袁绍对汉献帝的厌恶,很大程度上源于他与何进过从甚密,是少帝刘辩坚定的拥护者。在董卓议废立大会上,他又于众目睽睽之下激烈争辩,因此对这位董卓另立的皇帝,心理上也很难有好感。为此,袁绍甚至在信中颠倒黑白,说汉献帝“无血脉之属”,为自己的另立提供合理性。但另立刘虞,显然于礼不合。刘虞当时年龄在五十岁左右,属汉室远支,于汉少帝刘辩而言是从父或从祖父辈的人,以长者继幼主嗣,这不是乱套了吗?何况,这事纯属袁绍和韩馥一厢情愿,刘虞自己不仅不愿意,还对此议“厉声叱之”。
袁绍谋立刘虞,自然是因为刘虞身居河北,方便他今后控制。袁术早就看穿了袁绍这点小算盘,在回信中把袁绍批判了一番,大意是说:“现在皇上英明睿智,咱们家的灾祸是董卓干的,关但这时还不能露出狐狸尾巴,所以就将自己伪装成忠诚于汉献帝的臣子。甚至连曹操也不赞同袁绍另立之举,他在回信中直言,一旦擅行更易皇帝,天下就更难安定了。曹操与袁绍对待献帝的迥异态度,为他们今后的命运埋下了伏笔。

图片[6]-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董卓剧照

虽然另立皇帝的事黄了,但袁绍毫无疑问是群雄乱战之中最显赫、最引人瞩目的。袁氏家族被董卓屠戳,也为袁绍赚足了同情分,一时间天下众多豪杰纷纷归附袁绍,愿意为他报仇雪恨。借着这股众望所归的舆论优势,初平二年,袁绍通过游说,兵不血刃地从韩馥手中拿下了冀州,势力逐渐向青州、并州、幽州等河北州郡扩张。这让袁术大为光火,怒道:“这帮竖子不跟老子一伙,竟然去帮我们袁家的家奴!”但他对袁绍极为蔑视,甚至在给公孙瓒的信中,直接说袁绍不是袁家的儿子。兄弟俩终于反目成仇,各镇军阀很快形成分别以袁绍和袁术为主导的两大阵营。
袁绍与荆州之主刘表联合,阵营成员还包括占据究州的曹操、张邈。袁术则与崛起于北方的公孙瓒联合,阵营成员还包括徐州刺史陶谦,以及被袁术当枪使的长沙太守孙坚。两大阵营有三个战场:河北战场主要是袁绍与公孙瓒的拉锯战,中原战场由曹操、陶谦、袁术以及后来加入的吕布等势力互相缠斗,荆州战场则是孙坚与刘表相攻。
最先开打的是中原战场。讨董联军解散后,各路诸侯都应归还本郡,但长沙太守孙坚在袁术撑腰下,不仅不还本郡,还进入袁绍、曹操的势力范围豫州,双方于是在阳城爆发激战。当时公孙瓒派其从弟公孙越率军一千为袁术助阵,却中流矢而死。公孙璞由此迁怒于袁绍,河北战场随即开打。不久,袁术又指使孙坚进攻袁绍的盟友刘表,意图向南拓张领土,荆州战场也战火纷起初,战争的天平是倒向袁术这一阵营的:袁术在豫州击走袁绍将领周昕;公孙瓒铁骑南下,河北郡县多呼应之;孙坚在荆州也是节节胜利,于樊、邓之间击败黄祖,兵临襄阳城下。然而几乎就在同时,南北方战场都出现逆转,袁绍部将鞠义以八百先登死士大破公孙琐骑兵于界桥,而孙坚则在襄阳城外岘山被伏击身亡。南北两线受挫让袁术极为慌张,当时他在南阳横征暴敛,尽失民心,又被刘表截断粮道,不能做长久之计。于是袁术发兵入陈留,屯封丘,并招黑山贼及匈奴单于于夫罗为援兵,图谋究州。但曹操与袁绍早有准备,在匡亭将袁术军击溃。袁术退往封丘,又遭曹操合围,于是沿襄邑、宁陵向南逃,直至进入九江郡界才摆脱曹操的追击。

图片[7]-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比起袁绍来,袁术在各个方面都要逊色很多,有如云泥之别。袁术不具备袁绍那种雄主气质,更没有继承汝南袁氏优渥的门风,他不仅虚伪至极,还性情残暴、嗜杀成性。袁绍好歹还是以“文明”的方式袭取冀州的,袁术夺地则一路杀戳:先是指使孙坚杀了南阳太守张咨;他被曹操赶到淮南后,又杀了扬州刺史陈温,领其地;汉室宗亲陈王刘宠及陈相骆俊,只因不给袁术借粮,就遭到袁术所遣刺客暗害。
而且,袁术最大的缺陷在于过度膨胀、盲目自信。移驻淮南后的袁术,其境遇已经与之前不可同日而语,不仅他主导的阵营被袁绍、曹操瓦解,他在淮南也面临着军粮不济、强敌环伺的不利局面,本寄希望于孙策为其开拓江东,却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恰在此时,中原传来了献帝东归,被李傕、郭祀击败于曹阳的消息。这给袁术带来一个错觉——汉室已经完蛋了。袁术对群下说:“我们家四世三公,百姓所归,现在刘氏衰弱,不如就让我当皇帝吧!”除了一位耿直的主簿阎象委婉劝诫外,一时“众莫敢对”。
可袁术不管,他一头扎进了皇帝梦中。建安二年(197),袁术在寿春建号仲家,上演了一出称帝丑剧。此举导致他一夜成为人民公敌,曹操、吕布、刘备等合兵来攻打,他连吃败仗,四处流窜,如丧家之犬。而江淮之间早就被他糟蹋得山河残破、颗粒无收,甚至到了人吃人的地步。穷途末路之下,袁术只能向自己的老对手袁绍求援,愿意北上归附并将皇帝尊号送给袁绍。行至江亭,兵士已绝粮,袁术竟然吩咐左右搞点蜜浆解暑——吃得都没有了,哪来的蜜浆?这份舌尖上的失落,成为压垮袁术的最后一根稻草。他长叹一声:“我袁术怎么落得这个地步啊!”呕血斗余而死。

图片[8]-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曹操剧照

袁术死后,其家眷由堂弟袁胤所携投奔庐江太守刘勋,后又陷于孙策之手,于是这一支汝南袁氏便流入东吴。袁术之子袁耀仕吴为郎中,袁术之女被孙权纳为妃,袁耀之女又嫁给孙权第五孙奋。这支汝南袁氏不仅存活了下来,还成为东吴的皇亲国戚,也算弥补了袁术未尽的帝王之梦吧。
一十七白多年后,历史的轮回洛在另一个姓袁的人身上。袁世凯家乡为河南项城,与汝南袁氏家族故地商水县袁老乡不过咫尺之遥。袁世凯也曾攀附袁安为先祖,而他在1916年的复辟称帝,则像极了当年的袁术,一样自命不凡,一样众叛亲离,一样黯然退场,死在皇帝梦中。

致命内斗
就在袁术死去的同年,袁绍攻破易京,彻底击败北方劲敌公孙瓒。在此之前,他一一平定了黑山贼诸首领,令外甥高干向西进取上党,令长子袁谭向东逐走孔融、侵入青州。于是其势力地跨青、幽、冀、并四州,领兵数十万,鹰扬河朔,袁绍迎来了自己的极盛时刻。他与昔日的发小、盟友曹操,终将迎来一战。曹操家世远逊于袁绍,在乱世争雄的起点也低于袁绍。当袁绍以讨董联军盟主身份一呼百应之际,曹操还是个没有地盘的骁骑校尉,在袁绍的保举下担任“行奋武将军”,在张邈的庇护下于陈留屯驻,才有了军阀混战的入场券。
十年混战,袁绍的注意力基本都在河北,大河以南的战事,他交付给曹操,并为其充当后盾。尽管袁绍与曹操维持了数年的“蜜月期”,但曹操早就对袁绍有所警惕。从最初袁绍谋立刘虞为帝时,曹操就知道他们未来必定不是同路之人。此后,袁绍曾得到一方玉印,当着曹操的面“举向其肘”。这个意味深长的动作透露出袁绍想当皇帝的野心。曹操的反应则是“笑而恶焉”,表面的憨笑下,隐藏着图谋袁绍的心思。
袁绍骄矜自大,他一直以来也着实轻视了曹操。他鲜少插手中原战事,可能是因为他根本不相信曹操能在短短十年内扫荡群雄,形成能够与他相抗衡的雄厚力量。而在此期间,袁绍对曹操甚至缺乏基本的尊重,简单粗暴地将曹操当作铲除异己的工具——袁绍曾经先后授意曹操除掉张邈、杨彪和孔融。张邈是袁绍当年的奔走之友,杨彪与袁绍有姻亲关系,孔融则是当世名儒,袁绍想要这三人的命,却又不想手上沾血,足见其心狠狡黯。曹操当然不会上他的套。
建安元年(196),曹操迎献帝于许都。原本在袁曹联盟中,袁绍为大,曹操为小,而曹操奉迎天子之后,一跃而成大将军。袁绍被封为太尉,班次在曹操之下。这让袁绍非常恼怒,拒而不受。当时吕布、袁术、张绣等势力还未消灭,曹操尚不敢与袁绍公开决裂,不得不做出妥协,让大将军之位于袁绍,自己退居司空之位。
那么袁绍为什么不迎汉献帝?汉献帝东归时,路线曲折艰辛,一度曾渡河北上,进入河东郡安邑。安邑一路向东即可进入袁绍的领地,坐拥天时地利,袁绍原本很有机会将汉献帝握在手中。袁绍的确也开会讨论过这事,但臣僚分歧很大。沮授、田丰主张即刻迎天子都邺城,挟天子以令诸侯。郭图、淳于琼则认为,汉室已衰,不可复兴,把天子接来还得早请示晚汇报,非常麻烦,没这个必要。袁绍好谋无断,往往在朝臣意见相左的情况下就没了主意,犹豫之间,天子却被曹操接走了。这时袁绍有些后悔,提出让曹操将天子迁到距离自己较近的鄢城,方便他控制,但被曹操拒绝。这时候田丰认为曹操已经不那么听话了,建议一举出兵袭取许都抢回天子,但袁绍又没有听从他的意见。等到几年后曹操羽翼已丰,想要夺回天子已非易事。
其实,是否迎天子,对袁绍与曹操的对决影响并不大。更何况袁绍对汉献帝素无好感,他自己也和袁术一样,一直心怀自立为帝的念头。迎天子事件背后显露出来的真正致命问题,是袁绍阵营的派系内斗,这种撕裂直接影响袁绍未来的命运,乃至于整个汝南袁氏未来的命运。
袁绍老家在汝南,起兵于冀州,因而他的手下包括了冀州人和来自汝颍之地的南阳、颍川人。全盛时期的袁绍,手下谋士主要有八位,按其籍贯,可分为冀州派与汝颍派:冀州派为田丰(巨鹿人,一说为渤海人)、沮授(广平人)、审配(魏郡阴安人),汝颍派为许攸(南阳人)、逢纪(南阳人)、郭图(颍川人)、苟谌(颍川颍阴人)、辛评(颍川阳翟人)。
袁绍本着兼收并蓄的态度,对这两派人士均委以重用,但两派为了维护自身利益,抢夺权力,矛盾愈来愈深。袁绍做每一个重大决策的关头,都能引发两大派系的针锋相对。迎天子之议就是一例。冀州派代表田丰、沮授支持迎天子,因为能将帝都建在冀州,无疑能够提升冀州本地世族的地位和话语权。而反对者郭图和淳于琼都是颍川人,他们当然不能容忍冀州本土人士坐田丰和沮授是袁绍谋士中的佼佼者,他们先后向袁绍提过不少中肯的建议,比如迎立天子、袭取许都。但田丰与逢纪不和,沮授与郭图不睦,他们的谋划总受到政敌的掣肘,再加上袁绍疑心重、不果断,他们的好建议基本都没有被采纳,袁绍也因此错过了不少制胜之机。

图片[9]-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袁绍三子剧照

建安五年(200),袁绍与曹操的决战终于开打。这场战争一开始袁绍的优势很明显:袁绍拥兵十万之众,而曹操因为处于四战之地,不得不分散兵力四处设防,位于官渡主战场的兵力不过一万。同时,袁绍还挑动兖州、豫州诸郡反曹,又派刘备联合汝南黄巾军余部在南线搞小动作,使得曹操后方四面起火。再加上曹军粮草不济,这场战争双方在基本盘上悬殊。
然而,一遇大事,袁绍阵营的冀州、汝颍两派就又互相撕扯起来。沮授不仅是谋士,还是袁绍的监军兼奋威将军,军权在握,但郭图趁机进言诬陷沮授,使得袁绍将沮授所部一分为三,由沮授、郭图、淳于琼各典一军。这使得袁绍主力未临战场即已分散,减轻了曹军的压力。
在官渡之战僵持阶段,曹操已经逐渐支撑不住,袁营两大派系的冲突却导致战场局面的逆转。许攸献计分兵奇袭许都,不为袁绍所纳,而与其为仇的审配却在邺城以违法之名关押了许攸的家人。许攸一怒之下临阵投曹,献乌巢劫粮之策,让曹操一下子翻身获得战场的主动权。大。
乌巢遭攻,袁绍尚有回旋余地,但一开军事会议,两派的意见再次相左。冀州派将领张部、高览主张援救乌巢,汝颍派谋士郭图却建议偷袭曹营,袁绍难以决断,只好兵分两路。也不知道袁绍是怎么想的,偏偏让张部与高览去执行郭图的计策,结果是两路都没讨到好处,丢了乌巢,张邻、高览也顺势降了曹操。至此,官渡之战大局已定,袁绍与长子袁谭仅以八百骑渡河逃至黎阳。
后世论者,常以袁绍才略输于曹操来解释官渡之战的结果。然而从内部团结程度来看,曹操虽处于劣势,但其阵营上下齐心;袁绍虽占尽优势,但冀州、汝颍两派的内斗消耗了袁军大量的实力与战机。偏偏袁绍又是一个患有“选择恐惧症”的人,在针锋相对的意见之间难以做出正确而果断的抉择,纵有十倍兵力,也是枉然。
官渡之战,袁绍虽惨败,却不致命,他依然拥有河北四州的广袅土地,尚可抗衡曹操。但糟糕的是,袁氏内部的派系斗争仍在继续。袁绍败归,对此前劝谏自己的田丰颇有悔意。但田丰的政敌逢纪却进谗言,说田丰闻袁绍败而欣喜。袁绍怒而杀田丰。
官渡之战后的第二年,袁绍病死于邺城,袁氏内部的派系斗争演变为世子之争。冀州派代表人物审配将逢纪拉入自己阵营,拥立袁绍幼子袁尚为主,汝颍派代表人物郭图、辛评则辅佐袁绍长子袁谭于南皮。袁谭、袁尚之争,延续了袁绍、袁术之争的悲剧,萧墙之祸,将这个曾经站在塔尖上的超一流家族一步一步拖向了深渊。
利用二袁相争,曹操各个击破,于建安九年(204)攻陷邺城、斩审配,于建安十年(205)破南皮、斩袁谭及郭图,于建安十二年(207)取得柳城大捷,逐走袁熙、袁尚兄弟。二人投奔辽东公孙康,被其斩首送往曹营。至此,曹操一统河北,袁绍一门族灭,自袁绍渤海起兵始,计十八年。
据《吴书》记载,袁绍除三子袁谭、袁熙、袁尚外,尚有一子,名袁买。王梁在代刘表写给袁尚的书信中,有“又得贤兄贵弟显雍及审别驾书”一句,提到袁尚有一表字为显雍的弟弟,这很可能与袁买为同一人。袁买与袁熙、袁尚奔辽东后,未见被诛杀的记录,下落不明,或为袁绍存续一脉。

图片[10]-东汉末年四世三公有哪几家(四世三公的东汉末年)-欣欣百科网

袁绍故里

汝南袁氏虽然淡出了历史舞台,但在其祖籍,即今河南省商水县东南,袁姓依旧兴盛。据媒体报道,现在的袁绍故里共有袁姓村十三个,袁姓后人三万余人。

代表人物:袁安、袁绍、袁术 出身于汝南袁氏的袁绍、袁术兄弟,曾经是汉末绝对的主角。他们主导了诛杀宦官、讨伐董卓两场乱世开幕大戏,一个鹰扬河朔,一个雄踞淮南。连后来魏蜀吴三国的奠基者…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puzdycom@126.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21 20:25
下一篇 2022-09-21 20:27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