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

雍正八年,即1730年的某一天,湖北麻城的一对普通夫妻吵架了。谁都未曾料到,这次吵架竟成了惊动了皇帝的一起奇案。 这对夫妻中男人叫涂如松,女人叫杨氏。这俩口子向来感情不和,三天两头吵架…

清朝十大疑案(明清十大疑案有哪些)雍正八年,也就是1730年的一天,湖北麻城一对普通夫妇吵架了。谁也没想到,这场争吵竟然成了震惊皇帝的神秘案件。

这对夫妇中,男的叫涂,女的叫杨。这两对夫妻一直不和,吵了三天。但是,这一天的争吵还是比较激烈的。原因是病了,而杨却以理由为借口想回娘家。夫妻俩吵了起来,一气之下,杨冉离家出走了。

本来,杨是想回娘家告状的,可半路上,她遇到了婚前的恋人冯达。看到这里,一个女人梨花带雨地哭了,一个女人温柔地哄着她,旧情复燃。烧,脑子发热,杨跟着冯大藏去了冯家。

就这样,杨成了失踪人员。

杨家的哥哥杨听说他妹妹失踪了。几乎是不假思索,他就认定是图如松杀了人并藏起了尸体。他姐姐和姐夫经常撕来撕去,又打又骂,他不可能是哥哥。

而涂则认定妻子去了娘家,杨家藏了杨家。

两家都没有证据,于是一片哗然。最后到了县政府,打起了官司。

在这场官司中,涂家占了下风,因为杨家在当地是大户人家,家里还有举人和秀才。

图片[1]-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欣欣百科网

举人,推荐人

杨向他的学者杨求助。

杨想得真周到,这事好办。找个人见证就可以了。

于是,我去村里找了一个叫赵危险的小混混,喂他,喝他,给他钱,请他做个人见证。我亲戚看见屠杀了杨。

麻城知县开始审理。既然是人命关天的案子,加上原告杨和证人赵,涂的口供就少了一个。

如何获得表白?涂如松没有杀他的妻子,所以他自然不会招供。于是县令下令处罚,先扇嘴巴,鞭笞,再掐脖子,鞭笞。

很好理解,一个巴掌拍不响。惩罚就是脱下内裤,用木板打屁屁。

夹棍就是用三根相连的木棍夹住受害者的脚。这个刑法主要是男人享受的。与棍棒相反,鞭笞通常用于对付女性囚犯。当囚犯的手指被鞭打夹住时,左右两边被拉,产生剧烈的疼痛。

就这样,涂被打死了,于是他不得不承认杨是被自己打死的。

图片[2]-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欣欣百科网

惩罚棒

人死了,尸体在哪里?涂松说不出来,又被打了一顿,只好乱说,说把尸体扔在村子附近的一个池塘里了。

于是,知府派人到池塘里去捞,却找不到。直到池塘里的水都排干了,尸体也没能找到。这个案子,就卡在这里了。

而此时的杨在哪里?在学者杨的家里。

原来冯达看到事情闹大了,不敢把杨留在家里。他偷偷把杨还给杨,并给了杨八两银子,恳求杨不要告发他。

杨就去找杨商量。

真相已经出来了,两个人都知道涂是被冤枉的,但是他们不想承担这个诬告,所以他们才长期不做,并且犯错误,把杨藏在杨的家里。只有当这个案子结了,涂如松被处决。

因为杨是个文人而出名,别人不敢随意搜查他的家。

但是,一个无辜的人,平白无故取他性命,当然不会放过。

屠呦呦的家人已经到了省城,来到了傅斯年的衙门。府衙主管某省监狱治安案件。

湖北的孚泗衙门接到屠家人的诉状,觉得可疑,就批给麻城县,下令再审。

再审的批文已经到了麻城,但是接这个案子的知府已经离任,新来的是一个代理知府,叫唐英秋。

接下这个案子后,唐知府认为这个案子的突破口应该是赵危,因为他是所谓的唯一证人。

理清了线索,这个案子就好审理了。所以,在一审中,赵承认了t

结果,案情有了转机,涂被判无罪,而杨行贿打官司,诬陷良民,并告发了大老爷,暂时去除了他的书生名声。只有等杨出现了再结案。

然而,杨期待已久的电话并没有打出来。怎么走出来?它藏在杨的家里。这个案子,像这样,一直有尾巴。

图片[3]-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欣欣百科网

唐英秋(剧照)

转眼间已是雍正九年(1731年)五月,离杨失踪已近一年半。这个已经被遗忘的案子有了转机。

这个转折点来自一具尸体。

这是一具无名尸体,身上没有肉,只有骨头,出现在赵家河的沙滩上。因为埋的比较浅,所以被野狗拖了出来。

杨得知此事后,喜出望外。他打电话给杨,并建议他承认这个无名尸体是他的妹妹杨。因此,涂被控杀妻,他的学者身份可以恢复。

就这样,杨家人要求尸检。尸检当天,唐知县认为这具尸体是上游山洪冲下来的无名尸体,而且是男性尸体,所以不是杨氏的尸体。

杨的人在验尸时大吵大闹,而且态度坚决。就这样,案子越闹越大,震惊了省城的诸侯。

“督”就是总督,派驻湖北的湖广总督掌管湖北和湖广。

南的军民政务。“抚”就是巡抚,湖北巡抚就是湖北全省最高行政长官。
也就在这时,汤应求的代理知县到期了,麻城县来了新任知县李作室,于是,这案子又落到了李知县手中。
而省里因为很重视这个案子,所以又特别委派广济县知县高仁杰与李作室会审此案。
这位高仁杰知县素有“干练”之名,被称为“能吏”,是总督大人洪迈的重点培养对象。
高知县接手此案后,自知获得政绩的机会就来了,便开始展现他的“干练”之风,积极刑侦此案,事事亲力亲为,正牌的麻城县令反而成为了配角。

图片[4]-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欣欣百科网

高仁杰县令(剧照)

九个多月后,高知县终于结案了。审得的结论有二:
其一:杨氏被丈夫涂如松误杀,赵当儿揭发此事后,涂如松通过本县秀才、讼师蔡灿上下打点,多方狡辩,又三次转移尸体,所以被无罪释放。
其二:赵家河沙滩上的尸体,本来是杨氏,涂如松和蔡灿害怕案情暴露,贿赂了麻城县的两个小吏——陈文、李宪宗,把尸体上换上男人的衣服、发辫和脚掌骨,冒充男尸。
那么,高仁杰知县审理此案的手段是怎样的呢?两个字——酷刑。
对于首犯涂如松,高知县用上夹棍、跪链等酷刑。关于夹棍,上文已经描述,在此不去多说。而跪链是何刑法?就是让犯人跪在烧红的火链上,使他的腿部受伤致残。
涂如松被折磨成什么惨状?两只脚踝,骨头都露出来了,膝盖的肉被红铁链烧得冒烟,滋滋的响,像烧烤一样。
所谓的从犯李宪宗、陈文,李知县又是如何对待的呢?“两日之内,叠夹数次,棍敲五百余下,又加重责。”
就这样,把涂如松、陈文、李宪宗 这几位所谓的犯人只有胡乱招认,只求速死。因为,被打得太惨,这样活着太痛苦,还不如去死。但想死也不容易,因为他们犯罪的证据不足。
尤其是在赵家河沙滩上的那具尸体分明是男尸,但只有证明这是女尸,这案子才可以定论。
幸好,涂如松、陈文、李宪宗 三人各自说服了自己的亲人,并得到了他们的配合,走上了速死的道路。
涂如松为了让自己早点去死,请母亲许氏剪下自己的头发,埋到发现尸体的地方,冒充杨氏的头发。
陈文为了让自己早点去死,请母亲袁氏挖开陈文哥哥的棺材,去下脚掌骨,作为陈文用此假扮男尸的证据。
李宪宗为了让自己早点去死,请老婆把自己的一件衣服染成血衣,冒充杨氏的衣服,埋在了赵家滩旁边。
万事具备,只欠东风。此案就差英明的高知县揭盖子了。高仁杰见时机成熟,雷厉风行,装模作样地派人把以上准备的各类证据挖了出来。
于是,高知县便审结了此案,获得了以上两大结论,果然不负总督青睐,果然不负“能吏”之名。升迁,已指日可待。
不过,按照清代办案程序,在县里审结的案件还需要到府(相当于市)里进行覆审,也就是由上一级单位核查再审一次。
于是,涂如松、陈文、李宪宗等人又被押解到府里覆审了。也许,这些所谓的犯人是幸运的,在府里,他们遇到了代理知府蒋嘉年。
这是一位富有理刑经验的,且有正义感的好官。

图片[5]-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欣欣百科网

蒋嘉年知府(剧照)

蒋知府一查案卷,便发现此案破绽百出,再看这一干人犯,被打得遍体鳞伤,早已心中明白了几分,便对各人一一分别耐心询问。屈打成招的众人见有生机,便纷纷改供。
蒋知府得知其中冤情,便连下四道“驳牌”给麻城县,申明案中的种种疑点,命令高仁杰把涉案的所有证人押到府里,由府里再行审讯。
这下“能吏”高仁杰慌了神。
因为,在当时,地方官审理人命案,历来都有期限。如果逾期,审官就要受到处分。
而高仁杰在审理此案时,造伪证,用重刑,把一大批无辜的人拖了进来,花费了不少时间,因此时间已经临近限期了。
如今,蒋知府不肯接受高仁杰的结论而要求进行重审,那么无论重审的结果如何,高仁杰“逾期”的处分是必然逃不脱了。
这对于总督重点培养对象高仁杰来说,是个政治污点,对未来仕途影响巨大。
该怎么办?高仁杰冥思苦想,灵机一动,不如往这案件上再浇一盆油,让这把火烧得更旺些,只有这样,才能把此事定成铁案,他才能逃脱逾期的罪责。
这盆油是什么?是检举汤应求贪赃枉法。汤应求是谁?就是判定涂如松无罪释放的那位麻城代理知县。
高仁杰说,在此案中,汤应求作为前主审县令,包庇涂如松,指使县衙书吏装点尸体,替换文书。
但事实终究是事实,蒋知府亲自再次验尸,认定沙滩上的尸骨确实是男尸,而且没有伤痕,汤应求审断无误,高仁杰检验不实。
高仁杰仗着自己是总督的亲信,不肯善罢甘休,便上报总督迈柱,声称蒋嘉年再次所验的尸体不是原尸,而是被汤应求调了包。
总督大人暴怒,便要求把汤应求革职严审,又派黄陂县县令黄奭中主审此案。
黄奭中也是湖北的“能吏”之一,和高仁杰属于“同道中人”。因此,此次主审,他只有两个目的:第一,迎合总督对汤应求的参奏;第二,维护高仁杰的前审结论。
经过一年半的反复审讯,黄奭中终于达到了他的目的。
他达到目的的途径无非就是两个字——酷刑。
除了各类酷刑以外,还连续几天几夜不让嫌犯和证人睡觉,以逼迫他们招供。就连前知县汤应求也被用上酷刑,连用夹棍,使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可想象其他人所受的“待遇”。
此案最终在黄奭中手中结了案:讼师蔡灿判斩,书吏李宗宪判绞,知县汤应求判绞,涂如松判绞。
此外,在刑审过程中,有八名人证难熬杖刑,当场被打死,还有二十一人无辜亲属邻里因往来拖累以致贫病而死,有六座有主坟墓被挖,无关尸骨三次被蒸煮,为此倾家荡产、失业失地的更达百人以上。
雍正十三年八月,刑部发下处决部文,命将蔡灿处斩,其他人犯在秋后处决。
然而,几乎在部文下达的同时,这案子却突然峰回路转,发生了颠覆性的变化:
因为,“死人”杨氏“复活”了——失踪了五年多的杨氏,突然现身了!

图片[6]-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欣欣百科网

清代酷刑

其实,杨氏此时并不想现身,她的现身是一个突发的偶然事件。
发现她的人是麻城新任知县陈鼎。
陈鼎是如何发现杨氏未死的?
只能说,这世间还是有好人的。
陈鼎说,他在雍正十二年四月到麻城当县令,当年就闹了旱灾,求雨也不应,未免心焦。一旁的杨县丞接话说,是不是因为麻城有冤案,上天警告我们?陈鼎听杨县丞话里有话,忙追问原因。杨县丞就把涂如松的冤案一五一十地和他说了。
于是,陈鼎就对这个案子上了心。回衙后,把这件案子的宗卷取过来一一细看,发现其中确实疑点重重。觉得此案的突破口应该在杨氏身上,便让亲朋好友到麻县周边府县打听杨氏下落。没过多久,竟得到了杨氏的消息。
杨氏是被一位接生婆发现的。
原来,杨氏一直藏在杨同范家,时间久了自然觉闷,后来听说涂如松已经被省里定罪了,认为风头已过,就回到了娘家,藏在了哥哥杨五荣家的仓库里。
雍正十三年,杨五荣的老婆生孩子,杨氏在一旁帮嫂子助产。接生婆来了,忙乱之间,杨氏竟然忘记了躲避,后来匆匆离开,但依然被接生婆看见了。
接生婆是本地人,怎么可能不认识同村的杨氏?于是,就向知县陈鼎报了信,陈鼎得信,怕夜长梦多,马上带着差役连夜从县衙出发,黎明时分突然闯入杨五荣家中,在仓库里把杨氏搜出。
下面,最重要的事就是验明杨氏真身。
陈知县首先把涂杨两家亲属和近邻都召集到了县里,进行指认。
然后,又把涂如松和许多同龄男性混在一起,让杨氏辨认哪一个是她丈夫。当杨氏来到涂如松身边时,低下头一句话都不敢说,满脸都是羞愧之色。而涂如松则因为恨到极点,头发都气得竖起来了,满堂都是哭泣之声。
杨氏没死,已是事实,谁也不可改变了。
于是,高仁杰急了,湖北总督迈柱更急了。这案子如果逆转,他这个总督威望必将大损,用人失察的罪责他注定是逃不掉了。
正在总督着急的时刻,案情竟然又发生了变化。
造成这次变化的人是杨五荣,也就是杨氏的哥哥。
他在大堂之上一口咬定,所谓的杨氏出现,是个骗局。
说现在被抓到了杨氏,只是个冒牌的,是个不知从哪里来的流娼,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头天晚上假意到他家住宿,当夜,陈知县就带人把她抢出去,说是自己窝藏了妹妹杨氏。
总督迈柱闻信大喜,立刻以杨氏真假未定为由,下令重审。
不过,这次重审此案的人不是陈鼎,陈鼎早已被总督剥夺了继续审理此案的资格。

图片[7]-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欣欣百科网

清代街景

这次前来再审的三个衙门的官员,即布政司,按察司和武昌知府。
“布政司”全称为“承宣布政使司”,长官为布政使,官品为从二品,掌管一省的民政、田赋、户籍。
“按察司”也就是上文所说的“阜司”,全称为“提刑按察使司”,长官为提刑按察使,正三品,掌管一省的司法和驿传等。
而武昌是湖北省的省会,武昌知府自是位高权重。
这个会审阵容堪称豪华。
不过,他们此行的目的并非只是为了查出案情真相,更重要的目的是秉承总督的意愿办事,从而维护总督的权威。
此案,何时才能了结?
布政司,按察司和武昌知府三位大老爷开始提审杨氏。大家姓名不同,籍贯不同,官职不同,职责不同,但目的却是相同的——证明真杨氏是假杨氏。
把真变成假,这难度还是有的,不过老爷们相信,只要威逼利诱,再加上用刑,实现目的应当还是有九成把握的。
不过,事情发展完全不按照老爷们的思路来。
因为,杨氏心理已经完全崩溃了。被哥哥藏匿整整五年,期间诬告丈夫涂如松,差点置他与死地,还害得那么多人死伤,如今又被哥哥冤枉为流娼,这压力,她实在承受不了。
在审讯的过程中,杨氏当堂把此事的始末情由一一供明,一旁,夫家和母家的许多亲邻也再次予以指认。
于是,尴尬了,三位大老爷对此案再无转圜的余地。无奈,只好把审讯的结果汇报给总督迈柱。
迈柱听了汇报自然勃然大怒。三位参审大老爷见总督大怒,都吓得战战兢兢,竟不知该如何结案了。

图片[8]-清朝十大奇案(明清十大奇案有哪些)-欣欣百科网

清代刑法

幸好,转机又来了。带来这个转机的是湖北巡抚吴应棻。
清代巡抚主管一省军政、民政。湖北巡抚即主管湖北一省军政、民政。
而迈柱是湖广总督,总管湖北和湖南的军民政务。看起来,迈柱是吴应棻的上级,其实并不是,他们地位上是平级,因为他们的直接上级都是皇上。
这是一种互相牵制的双头政治,因此,督抚之间产生矛盾再所难免。吴应棻和迈柱之间也有矛盾。
于是,吴应棻要想给迈柱难堪,这个案子就是个最好的契机。于是,他就拟了一份密折,把此案的详情和高仁杰的恶行汇报给了皇帝。
此时的皇帝已经不是雍正,而是刚即位三个月的乾隆。新君才24岁,血气方刚,立刻命令吴应棻写具“题本”,正式参劾高仁杰。
皇帝的支持依然不能打消吴应棻的顾虑,因为迈柱在湖广当政多年,人脉关系盘根错节,而且迈柱的女婿鄂尔泰是先帝的首辅大臣,稍不留神,此案就可以再次陷入僵局,从而把自己和平反派官员带来灭顶之灾。
一不做二不休,吴应棻再次上奏,直斥迈柱的枉法。吴应棻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在他上奏之前,皇上早已接到了迈柱的密折,告吴应棻在湖北独断专行。
这下该轮到皇上为难了。皇上为难什么?为难的是如何调节这对水火不相容的督抚关系。
调走吴应棻?这等于否定了他。而麻城案真相已浮出水面,对的应该是吴应棻。
调离迈柱?可一旦吴应棻查实案情,迈柱的处境就会极其难堪。自己刚登基,就处分先帝重臣,这可是个难题。况且迈柱的女婿鄂尔泰更是权威倾动朝野的托孤重臣。
经再三考量,皇帝决定采取折中方案。对事,尽快平反,昭雪沉冤;对人,则尽量避免将矛头指向迈柱。
于是,皇帝下旨,将迈柱和吴应棻一起内调。迈柱为武英殿大学士(名义上的宰相,正一品),吴应棻为兵部侍郎(从二品)。至于麻城案,则由新任湖广总督史贻直来继续审理。
史贻直是雍正赏识的重要大臣,曾六任钦差,在各地充当“救火队长”。他接受麻城案之后,很快委派官员,再审麻城一案,并最终结案。
结案后,又将报告上奏朝廷,送交三司核定。哪三司?刑部、都察院和大理寺。
经三司核准后,此案最终定案:
1.杨同范判斩,杨五荣判绞,此二人罪大恶极,不享有赦免权。
2.杨氏交还丈夫涂如松,去留由涂如松处置。
3.高仁杰应该杖一百,流放三千里,但被赦免。
4.迈柱和湖北上下原审理此案的官员都有大小不等的责任,但都赦免,免予处分。
高仁杰和迈柱等官员为何被赦免?
朝廷给出的理由冠冕堂皇——此案发生在新皇登基前,在乾隆登基时,曾大赦天下,所以这些官员虽然犯了法,但都被赦免了。
在古代,帝王常以施恩为名,赦免犯人。如在皇帝登基、更换年号、立皇后、立太子,或遇大天灾情况下,都会大赦天下,即既往不咎,不再追究过去的问题,给予新机会重新开始。
于是,这起历时5年、残伤多命、贻害地方的大冤案,终于以皆大欢喜的形式收了场。
对于所有涉案官员来说,他们好像是经历了一场刺激的游戏——犯了法,好紧张;被赦免,好开心。对他们的处罚又像赛场上的举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
此案名列明清十大奇案之一,而流传最广的记载,出自清代名士袁枚的《书麻城狱》。

雍正八年,即1730年的某一天,湖北麻城的一对普通夫妻吵架了。谁都未曾料到,这次吵架竟成了惊动了皇帝的一起奇案。 这对夫妻中男人叫涂如松,女人叫杨氏。这俩口子向来感情不和,三天两头吵架…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puzdycom@126.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0)
上一篇 2022-09-16 21:01
下一篇 2022-09-16 21:0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分享本页
返回顶部